Gossip-pic  

沈澱了一陣子,我也差不多整理好思緒了。最近因為許多人的熱切關心,讓我決定寫一篇文章徹底解釋一番。寫文章的好處是可以講的很完整,也可以省去重複解釋很多遍的時間:「你可以看我的文章裡面解釋得非常詳細喔!

 

(OS:這真是太方便了,不愧是什麼事都愛講求效率的我XD)

 

其實我從小就很喜歡畫畫,每次上課我都在畫畫,沒有一次例外,課本總是被我畫得亂七八糟,直到國小五年級我遇到一位很嚴厲的李老師。

 

他嚴格規定我們上課時手要平放在桌子上但不能拿筆,也不能坐得東倒西歪要挺胸坐正,這對每次上課都在畫畫的我而言其實是一種非常痛苦的酷刑,好幾次我都忍不住假裝寫字但其實在偷畫畫...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他還嚴格要求我們如何正確的握筆和練習用九宮格寫標準的字,每個人都要被檢查握筆是否正確,寫完的字也要排隊給他檢查,若是檢查不合格全部都要重寫!

 

由於他的嚴格要求,我開始寫出漂亮的字,第一次寫字的作業本拿到全班只有少數人會拿到的優等時我非常開心,為了每次都能拿到優等,我總是非常認真地努力寫好每一個字,我的字就是拿時候一筆一劃練出來的。

 

一直到現在,每當有人稱讚我字寫的漂亮時,我都會想起我的恩師,並且打從心底深深感謝他。

 

小時候的我個性非常內向而且非常自卑,從來不曾有人注意到總是在角落的我,但李老師注意到了,記得有次學校舉辦書法比賽,同學都以為應該還是一如往昔地由班上幾位很會寫書法的同學中選一位參賽,但他卻指派我參加。

 

參賽時,我緊張到全身都在發抖,沒經驗又傻傻的我一開始寫字時還寫錯方向,書法字有分大字和小字也不知道。我當時只帶了一支很大隻的毛筆和一罐墨水,小字根本沒辦法寫,只能無奈地看它一團黑。

 

身邊的同學感覺都很有經驗,準備很充分地來參賽,,緊張而頻頻出錯的我一直偷看別人怎麼寫,應該空幾個格子。寫完時才發現鄰近參賽的同學非常專業,還有自備自己的章要落款,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寫書法要落款...

 

然而就在這麼混亂的過程中,我最後非常不可思議地得了佳作,後來當時比賽寫書法的照片還被學校刊在國小畢業紀念冊裡。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得獎,第一次站在全校面前由校長頒獎給我,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大家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

 

或許這對一般人來說沒有那麼樣的深刻感觸,但這對自小童年時期就非常灰暗的我而言,或許是我人生中的第一道曙光。

 

從那時候起,我開始專心上課認真唸書,不是因為被父母逼迫,而是我自動自發地要求自己,接著我的成績由原先的吊車尾開始往上爬,後來還有機會參加作文比賽,國小畢業時也很幸運的能夠有授獎的機會。

 

雖然不是什麼很厲害的縣長獎,但總是被大家看不起的我,當時很開心自己能夠有稍微可以揚眉吐氣的這一天。這一切都要感謝我的恩師。

 

我想他應該是我人生中第一個天使,引導我走向正確的方向。

 

接著升上了國中,高中,大學,一直到研究所,我都照著社會所定義的價值觀標準,努力的追求社會所定義的成功。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聰明的小孩,但我肯定自己是個勤奮努力的孩子。因為我非常渴望並且非常努力,所以最後我做到了。達到了我對自己的要求。

 

雖然在這些過程中,我偶爾會想起曾經喜歡畫畫的那個我,但根深蒂固的觀念告訴我不能那樣做,由於恐懼,害怕,和擔心,所以我一直選擇認同多數人想法,站在多數人那邊來保護自己不受到傷害,這樣我的人生才會有安全感。

 

兩年前的一天,我在市場吃飯時看到一隻蟑螂爬到我腳旁,當時我非常害怕牠靠近我,一直在想我該怎麼辦?萬一牠爬過來怎麼辦?

 

牠擋住了我換座位的去路,我不敢面對牠,但又不得不面對牠。在那當下,我想或許我催眠自己牠是隻漂亮的蟑螂好了,但我怎麼看都覺得牠很噁心,直視牠五秒就覺得自己快崩潰了!

 

之後,我開始思考為什麼我無法克服牠帶來的恐懼呢?

 

我們都知道蟑螂是醜陋的,蝴蝶是美麗的,所以我們厭惡蟑螂並且想要毀滅牠,但我們卻喜歡蝴蝶也不排斥擁有牠,這是為什麼?

 

我想,如果一個嬰兒剛出生,我們就灌輸他蟑螂的外形是漂亮且美麗的觀念,而且教育他蟑螂是個偉大且了不起的生物,然後再編一個故事唾棄蝴蝶,那或許現在就會是個看到蝴蝶就尖叫亂打,看到蟑螂就溫柔微笑的世界。

 

我們都不斷地被社會舊有根深蒂固的觀念影響,世代傳承下來到最後許多事情常常都是不知道為什麼而做,也不知道為什麼而不做。

 

雖然現在社會大家都在講做自己,強調個性化,鼓吹特立獨行,但這終究是個「人」的社會,除非你決定要隱居,不然就必須要適應群體社會。

 

若是成為和社會上多數人對立的少數人,就會因為物競天擇而被強迫淘汰。所以為了生存,大家都必須選擇站在多數人的位置上。在放棄自己的夢想的同時,也要拉下那些還保有夢想的人,才能讓自己成為多數人。

 

儘管心中明白這些真理,但所謂的正義、道德、夢想、和希望等信念都是必須在大同世界下才會存在的美好,否則也只是淪為空泛的名詞。生活在現今的台灣,弱肉強食的社會逼得大家不得不向現實低頭。

 

我工作了三年,換了三份工作。

 

從大學的助理,到證券商的選擇權避險交易員,再到外商保險公司的精算人員。每份工作的形態或是環境和內容都差異非常非常大,每次的變動都是大變動,每次的轉換都是一個全部要再重新的開始。

 

這些年我一直不停地思考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思考究竟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我對社會的貢獻是什麼?

 

我可以為社會帶來什麼?

 

上一份工作在我工作時間滿一年後,我辭職了。在還沒決定好下一步之前。

 

這一年我撐得很辛苦,無論是生理或是心理都受到很大傷害,努力撐這一年是要對自己有個交代。我清楚自己不是一個好逸惡勞和三分鐘熱度的人,我努力過也認真過,但還是沒有辦法,我無法說服自己留下來。

 

我唯一能確定的是,我已經到極限了,我必須要離開。

 

破釜沈舟後,我仍然缺乏勇氣,擔憂的聲音在心中盤旋不去。我可以想出很多道理告訴自己,然後再用相反的道理反駁回去。一來一往下,最後陷入矛盾的僵局。

 

昨天一時興起玩起大富翁,發現其實大富翁就像人生的小縮影,一開始有一筆小錢,擲骰子前進,繞完一圈領幾千,就像在累積年資一樣。接著買地賺過路費,再蓋房子賺更多過路費。

 

儘管過程中穿插著機會和命運的選擇,但其實也就是不停地擲骰子、不停地前進、不停地買地蓋房子、不停地從銀行拿錢還錢。從開始的一無所有,玩到最後家財萬貫。

 

最後玩到該睡覺了,數數錢看看誰贏,然後收拾整理東西,遊戲結束。

 

這難道不像一個人生的縮影嗎?

 

所以,在27歲這一年,我決定了。

 

我決定我要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我決定要追求自己的夢想,經過了「多年」的百般掙扎和深思熟慮後,我終於有勇氣作出了這個決定。

 

以前若有人問我在乎天長地久還是在乎曾經擁有,我會想一想後選天長地久,現在的我會選擇後者,因為年紀越長,就越強烈地感受了到人生的短暫和不確定性。

 

我知道接下來我要應付很多問題跟聲音,事實上身邊的人漸漸知道我辭去工作後,我已經開始要應付很多親友的關心、大大小小的人生道理、還有嘲弄及等著看好戲的神情。

 

壓力排山倒海而來,但事實上,距離我辭職到現在也才一個半月不到,很謝謝大家對我的關心,但可以先讓我靜一靜嗎?

 

以下我先回答常見的幾個問題

 

1. 我目前是打算明年才開始找工作,所以請不用擔心我找不到工作,因為我並沒有在找。

 

2. 我不是一個衝動的人,我是一個有規劃的人,而且我從唸大學時就開始兼家教賺生活費,所以我完全可以養活我自己,不需要跟任何人拿錢,也絕不會造成任何人的負擔。

我是已經存錢到一個自我認可的標準水位後,才會作出現在這個決定,而這也正是我這些年努力存錢的意義─我要拿這些錢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就如同大家會拿錢買自己想買的東西一樣。

 

差別只在於我沒有拿錢買名牌包包,而拿錢去買專業的繪圖板而已。我仍然需要省吃儉用,所以要找我吃飯或是找我出去玩的人,可能要麻煩你們多多體諒一下,因為在這段艱困時期,我得要控制開銷。事實上,我每天的吃飯錢大概都控制在150左右。

 

3. 從國小五年級開始,我已經很久沒有畫畫,事實上我也沒學過畫畫。我有考慮過去外面上課,但上課的花費很貴,而且感覺CP值不高,所以我打算自學。我知道我落後了別人一二十年的努力,我會非常非常努力,盡力彌補我這些年來的不足。

 

下圖是辭職後一個月看照片畫的狗狗練習,目標是要畫的很真實

The dog   

照片原圖

41334_1466287654737_1159900199_31259146_1219679_n  

 

原始位址:http://bamboo917lai.pixnet.net/blog/post/51550080

 

其他畫的圖:http://bamboo917lai.pixnet.net/blog

 

如果有覺得畫的不錯的,希望可以幫我推一下或分享一下,追求夢想是條孤獨的路,每個小小鼓勵都會讓我感動久久~

 

4. 我現在雖然沒有上班,但是我每天九點就會定位,在電腦前為我的夢想而努力。工時和一般上班族差不多,但無薪加班時數更多。偶爾假日也加班,不過感覺是快樂的,不累也不淚。

 

請不用擔憂我的自制力,我的自我約束能力很強,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所以我一點都不閒,而且我非常忙,忙著完成夢想。

 

5. 我知道自己已經不是剛出社會的新鮮人,現在選擇走這條路,等於是放棄了我這些年來的努力以及年輕的本錢。這些風險我都想過了,我知道我只要照著原先的計劃一步步往下走,結果就像玩大富翁遊戲一樣順遂。

 

但是,就算我最後達到了這個社會認可的成功,那也只是別人眼中的快樂,並不是現在的我想要的人生。過去的經驗驗證了我強迫自己的結果讓我痛苦,所以我選擇在步入30歲前,做我想做的事。

 

我給自己兩年的時間,若是兩年後我還是沒有辦法做到我自己滿意的標準,至少我嘗試過並且努力過,我心中不會再有任何遺憾。那時的我才能夠認份地回到職場上,走回那條平凡的路。

 

或許我可能會面臨被減薪,或是因為年資追不上年紀的原因而被拒絕,我也很有可能會面臨同學是我主管的狀況,但這些我都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6. 我清楚一開始收入會很低,也瞭解以後我的年薪很有可能不到之前的三分之一。但我一直都不是物慾很強的人,而且賺錢的方式百百種,只要我想做,我會努力克服這些問題,我相信事在人為。

 

7. 這些年看了不少人性的醜陋面,但在這個充斥著貪婪的可怕世界中,我期望自己能帶給這個世界更多美麗的事物。

 

最後獻上我最近畫的畫:

 Gossip-pic  

 

也發佈至這裡:

http://browse.deviantart.com/digitalart/drawings/people/#/d5jm0pm

 

 

我相信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所以也請大家像過去一樣地支持我、相信我!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Tomorrow will be fin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mboo 的頭像
Bamboo

Bamboo Design

Bamb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9) 人氣()